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梨花飞》(郭光明)博客(抚顺)

文学创作应该是有思想和社会价值的写作

 
 
 

日志

 
 
关于我

《梨花飞》作者,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混混(第三稿)  

2012-12-30 13:2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世上不乏混混儿,哪个行当都有。古时的混混儿常混迹于市井,多是些顽皮赖骨之人,干一些欺诈蒙骗、偷鸡摸狗之事。虽令人百般憎厌,但没什么大碍,无非扰乱一下社会治安,让百姓活的不舒坦而已。当代的混混儿则遍布各个领域,党政学商、科教文卫,可谓行行出混混儿。他们投机取巧,不学无术,玩潜规则,不但窃取社会地位和利益,还沽名钓誉,弄得天空灰蒙蒙的。

如今的混混们各色各样,各显神通、各有千秋。倘若有闲暇,花点儿笔墨逐个盘点一番,倒也是件趣事。今儿不妨先拿文学混混说事儿,因为在文坛这个清水衙门里,文学混混更形象生动、鲜活有趣儿。

当文学混混需有点儿资本垫底,若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文学青年,会员证还没办下来,想当也是枉然。所以做文学混混要有一定的资历,得有一把年龄,在当地衙门里做个小官,在某个文艺协会里兼个职,有多年写过乱七八糟小文的经历,这才具备当混混的资历和一定的话语权。

文学混混自视清高,或是自我评价能力欠缺,总觉得周围的人文学水平全不如他,经常不负责任地对他人作品极力贬抑,毫不尊重别人的创作劳动。我曾在一次地方组织的长篇小说作品研讨会上见识过这般混混。当时他居高临下,恶狠狠且形同诅咒般地把一位当地作者贬得一无是处。无论是作品的人物、语言、结构、还是内容与思想性,甚至连叙事和文字表达,皆遭到他的全盘贬损。其实那部作品是国家级专业文学出版社的计划内出版物,首印数上万,后来还再版二次,是全国性文学奖项的正式参评作品,有海外发行,入选参加过法兰克福书展,在港大和台大的图书馆里都能借阅到,这样的作品哪能差到他说的那个份上。当时他一张嘴,就知道他离作者有多远,文学修养之差令人瞠目,荒谬的论据几近胡说八道。比如他把电影艺术中的蒙太奇手法称为“闪回法”,提出用于长篇小说的主线结构。这等信口雌黄令人哭笑不得,真不知他是看不懂人家的作品,还是那种好装有才的病态使然,抑或是借贬低他人抬高自己。

文学混混喜好翻弄自己曾经的苦难、贫穷、坎坷,津津乐道于当年爹当右派被收监,娘被插队下放,自己小小年纪就劈柴担水洗衣做饭,起猪圈干农活、背麻袋做苦力,把自己打扮得像小高尔基似的,并以此论证自己这般贫苦才成就了文学创作。这种滑稽可笑的说法和骗人的故事也确实蒙蔽了不少文学青年,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苦难毁坏了多少人生,贫穷使人目光短浅,坎坷又消蚀了多少人才!古往今来,不知有几多具有文学天分的人在贫苦中湮灭。或许也正是这苦难、贫穷、坎坷,造成他文学思维上的畸变和扭曲的世界观,使他没有成为作家,而是成了文学混混。

文学混混还喜欢标榜自己的文学根脉。这本无可非议,文学也的确是有根有源的,因为文脉与家族文化也多少有些血脉上的承接关系,几代人的事儿。可混混把翻身得解放进识字班扫盲后当民办小学教师的右派爹,当作自己文学传承的根,则让人哑然失笑了。别忘了你爹是盗马贼的儿子,爷爷的爹是赖账不还、当土匪奸良家妇女被官府发配到关外的腌臜之徒,至今还能从你身上闻到土坯屋里的泔水味儿,装什么从大宅门里出来的,包装成张爱玲那般的身世!

文学混混格调低下,自然创作不出有水平的作品。如果他能在《十月》、《当代》、《收获》等国家级文学刊物发表作品,或是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书,你把他说成混混的确屈枉他了。虽然混混常自诩“笔耕三十年”,可他耕耘出来的果实又酸又涩。他拿出来标榜自己的文学成果,无非是市文联迎国庆征文纪念奖,市残联幸福之歌歌词大赛优秀奖,市总工会职工书评一等奖;要么是在当地鱼龙混杂的《文艺百家》或《诗文选编》里,刊登几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再不就是唱支山歌给党听,借赞扬雷锋精神的通俗故事获过宣传部门颁发的市府文艺二等奖。在这些读来便让人瞧不起的拼凑作品里,还看不见责任,找不到担当,却充斥着虚伪的谄媚和矫情的颂扬,甚至还有自恋自虐自慰,混然不顾文学创作应该是有思想和社会价值的写作!也有个混混“耐得孤寂”写过几本书,找个以卖书号为生的出版社自费出版。这些根本卖不出去的书,思想根底低俗,毫无文学质感,还矫揉造作,装腔作势,并且一本比一本写得烂!第一本你勉强能看三章,第二本只能读二章,第三本一章还没翻完,你就不得不感叹这厮真是身残志坚。像这有点蛮劲儿又浸淫在自我迷醉中的文学混混,只知“以笔为犁”,不懂“执笔为耕”,笔下难蜕自幼熏蒸入骨的厩气,除了制造一堆没有旨趣的文字垃圾,哪能写出什么作品境界来。可叹这混混仍旧愚痴地“笔耕不辍”,还不知羞臊地宣称“永不言弃”。

文学混混写不出像样的文学作品,与他们的文字表达能力欠缺不无关系。他们的文章,看不出才气与文采,行文错谬百出,表达拖沓混乱,时而出现讹字,严重缺乏熟练运用本国语言文字的能力,宛若学习成绩平平的中学生之作。从作品的字词运用及其准确程度上看,他们的识字量也就三千字左右,换句话说是常用字还没认全。在这个近乎于半文盲的识字量上,写日常工作方面的文字材料都力不从心,搞文学创作实在是勉为其难了。尽管混混在作者简介里喜好说自己克服家贫如何努力考上了中专,又如何自强不息地函授自学了大专,但他们所受文化教育上的缺失显而易见(比如看不懂古代汉语和外国文学原著),知识面和文史素养就更甭提了,目力与情怀上透露出品位低下,难登文学的大雅之堂。可悲的是混混们觉察不出自己的文化残疾,还神气活现地把文学当成了事业,全然不知自己在文学上是个神马东西。

文学混混还癖好写评论,不时地对本地作者发表的小说评头品足,指指戳戳。他们的文学评论,指鹿为马,颠三倒四;颐指气使,满嘴胡吣。犹如羊咩犬吠,驴说马评,更似鸦鸣蝉噪。而且文字浅白、文笔粗鄙,文学视野狭隘以及对文学理论与创作的无知、讹解,加上张口便说,拿笔就写的那副德行,充分显示出那种小知识分子读书不能通透,却好为人师的丑陋嘴脸。他们经常理直气壮,就是不知自己该是心虚认怂的人。譬如有个文学混混惯用“要写熟悉的生活”来训诫一些业余作者,指责人家的作品“不贴近生活”,“脱离现实”。他那出自于看小人书的阅读水平,连人家作品所表达的主题都没看懂,就敢写评论指责他人。事实上人们的日常生活空间是很局限的,普通作者所接触到的东西更是琐碎,只把目光盯在身边熟悉的那点儿人与事,你越是写实,作品便越无趣,因为跟生活离的太近,没有了深度和高度,达不到文学应有的水准,不但失去了艺术性,也把文学创作限制在狭小的空间里。假如小说创作以“要写熟悉的生活”这种伪命题当作创作宗旨,那《李自成》或《盗墓日记》这样的作品便不能创作了,因为作者既不能穿越回到四百年前的明朝,也不能违法去挖坟体验生活,更甭说那些神话与科幻题材的小说了。说到底,是混混不懂文学创作的本质。文学本身的属性是虚构,小说即“假的”,是作者心中虚幻出来的梦境,是凭靠丰富想象力创作出来的,而非现实中的真实故事。小说的情节(fiction),就是虚构、杜撰、捏造,无论人与物,都是作者心中梦幻的理想。人类思维与动物思维的最大不同,即人类思维有虚构能力,它的力量非常强大,能让梦想照亮现实!小说就是这种虚构能力的产物,使读者在虚拟的世界中悲伤或陶醉。自从小说起源那天起,便是闲人一说,玩的就是“虚假”,离开“虚假”去创作小说,脱离了文学的根本,不可能写出高水平的作品!因为小说创作是把貌似生活中的素材加工成心中的虚幻世界,而非照猫画虎或趋炎附势地阐述“熟悉的生活”。那些把“要写熟悉的生活”奉为信条,卖力表现所谓真实生活的作者,实际上是一帮二傻子。这样的作品,散发着一股烂白菜的味道,缺欠人类灵魂和理想的光辉,只能闹哄一时,绝不会流传于世。无论你是鼓动、宣传、革命、分田、反右、文革,还是伤痕、寻根、反思,颂扬、改革、反腐,最终统统归于沉寂。其实混混们压根就没弄明白一部好小说是怎么写出来的,他们不懂作家灵魂中迸发的理想光芒是如何照亮心中所要构筑的虚幻世界,也不明白小说创作是要用十足的“虚假”,表现活灵的“真实”,更不知文学创作应发挥虚构的力量打开一个陌生的世界,并向更深、更远、更广的领域探索。所以,这位或许还处于直立行走进化阶段,天生欠缺人类虚幻思维能力的文学混混,也只能去写“熟悉的生活”了。只是他的作品,读起来却让人并不觉得真实! 

文学混混还热衷于内部文学刊物的编辑,偏好对业余作者的投稿进行“修改”。可他们的编辑水准实在是差强人意,时而让人摇头苦笑、时而令人忍俊不禁。一部流畅的小说,他给删改的支离破碎;一篇优美的散文,非要删减得韵味全无,还时常加几句病句,添几个错别字,甚至可笑而不自量力地教人家作者如何写小说。如果只是出于能力低水平差倒也没啥,跟一个常用字没认全的人没必要计较,可恶的是,混混有时是出于故意。只要能超过他的业余作者写出的好作品落到他手上,如同面对一幅优美的图画,他一定会居心叵测地添上两笔污渍。

文学混混最卑劣的品性,是那种旧时衙役般的阴损。混混内心不希望圈子里的人写出高水平的文学作品,也不愿看到有人获得影响力较大的文学奖项。混混大张旗鼓进行宣传鼓励支持的,是那些作品水平不高,缺少文学潜质的人,或是少儿和老年作者。凡遇当地的什么杯赛、征文奖、读书月或年度评比,混混都会推介一些乐此不疲和感激涕零的人,唬得上级领导以为他真为文学事业鞠躬尽瘁。可对那些有实力的作者及其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品,则反其道而行之。不但绞尽脑汁地玩捂遮和疏漏,掌控各种信息,阻碍媒体宣传,还在人家参评重要奖项时,背后使坏捅刀子搅和一下。所以,许多真正搞文学创作的人,大都懒得跟混混们攀扯。正因如此,混沌的圈子里聚集的尽是些痴苶呆傻、恍惚癫狂的人,顶多出几棵山里红。以致在当今文学的冬天里,看不见凌霜傲雪的梅花绽放,只有几只愚笨的鹅鸭,在寒风中瑟缩地挤成一堆抱团取暖

作品差、人品低,便是文学混混们的写照。

 

                                                                                                 2012年12月23日草于D4次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1222)|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