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梨花飞》(郭光明)博客(抚顺)

文学创作应该是有思想和社会价值的写作

 
 
 

日志

 
 
关于我

《梨花飞》作者,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感恩节纪念  

2015-11-27 01:4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拖鞋

                                      ——仅以此文,纪念离世十年的母亲

      1989年秋母亲退休那天是周末,单位给她开个欢送酒会,全处室十几位同事都参加了。那天是母亲第一次真正地喝酒,她晚上回家时脸色十分红润—— 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 一次见到母亲有那般通红的脸色。

         接下来的周一早上,母亲习惯性地拎起那只用了多年、已经磨损很旧了的米色革皮包,又来到单位办公室上班。一进门,发现几个同事正挪开她那张用了几十年的办公桌,把一张崭新的办公桌放在她坐了多年的位置上,旁边还站立着一位新来接替她的女士。据当天送我母亲回家的人说,当时母亲脸红得蔓延到了脖颈。

       我从没见过母亲这样的时刻,但那天晚上我回家时,看见母亲的眼睛是通红通红的,那种血红色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白天一定哭了挺长一段时间,还是那种伤心压抑的呜咽。

       母亲的工作岗位是技术档案管理。在规划院里,这是个辅助性的工作,但并非不重要,因为院里的工程技术人员和搞专业出身的领导,都很看重母亲的工作。年终评先进,母亲常常能拿到一张奖状和毛巾被之类的奖品。奖状一张张、一本本足有二十多个,被母亲精心收藏在一只皮箱里,那些印上奖励文字的毛巾被,母亲也一直舍不得用,整齐地叠放在衣柜里,占去了很大一块空间。

       但这样的岗位却没人愿干,本来三个人的岗位又走了俩,所以母亲多年一直干的是仨人的活。她从未要求领导增加人手,也从未申请过调离。

       当年档案管理还没有应用计算机,检索需要使用检索卡,档案室里那一叠叠卡片能装满一辆小型卡车,几乎都出自母亲的手。但最辛苦的事儿还不是书录卡片,技术档案不同于人事档案,一个牛皮纸文件袋就能搞定,那是需要装订的,即人工使用改锥和装订绳一本本分门别类地装订成册。母亲装订的档案,严实齐整,耐翻查,还美观漂亮,绝对的“纯手工制作”。规划院迁新址时,技术档案装满了四辆大卡车,可见母亲日积月累积攒的工作量着实不小。

       母亲用于工作上的心思多,用在子女身上的时间便少了。我的哥姐们时常抱怨母亲不关心他们,对母亲的态度也有所冷淡,不如对父亲那般亲热。

       母亲退休闲居在家,由于无事可做,让她感到很寂寞,总想找点事情干。她几十年来一直管理技术档案,接触的大都是工程技术人员,对江湖世界知之甚少。退休后离开主流社会,接触面更窄,信息更加闭塞,还总以为社会上好人多。于是,这找事情做的想法很快就让她受了骗。

       一天,母亲在自家小区里遇到一个承揽手工拖鞋业务的中年女人。那女人慈眉善目,一举一动透露出“诚恳”。她的欺骗手法非常原始:提供布料,按制作的拖鞋数量付加工费,但要求加工者先付1000元布料押金。这种连买菜大妈都会一眼识破的骗局,母亲却毫不疑心。她付了一千块钱押金,满心高兴地抱回家一大堆薄厚不一的化纤布料和缝纫线。

       母亲对自己的手工能力非常自信。她觉得凭自己多年订档案材料的手上功夫,每月制作200多双拖鞋,一个月挣上2000元钱是件很容易的事儿。母亲很兴奋也很投入,那堆劣等布料,在她细腻的针脚下,不到一个月就变成了结实的拖鞋。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母亲再也联系不上那个慈眉善目的女人了。

        后来,那占据家中很大空间的二百多双拖鞋,除少部分送给乡下的亲戚和几位左邻右舍(大都嫌土气没人要),其余被埋怨母亲一通的姐姐拿走,送给了一个买旧服装老太太。

       从那以后,母亲变得更加落寞,整日呆在家里闷闷不乐,说话也少了。父亲见状,没少劝母亲外出旅游,或去跳跳广场舞。可长期在办公室里管理档案养成的习惯,使母亲不喜欢户外活动,也不太适应外面世界的嘈杂和喧闹。

      母亲又拿起针线做起拖鞋来。她把家里的旧衣物翻弄出来,反复摆弄后裁剪成各种布片,挑选用于鞋底和鞋面的材料,打袼褙做鞋底,按质地和颜色做鞋面。她还不知从哪儿弄来如今少见的麻绳,用于纳鞋底和鞋帮。母亲还一反以前的制作方法,比如她不用有化纤成分的布料,全部采用棉毛的,有的鞋底还絮上棉花和拆毁旧羊毛围巾弹弄出来的羊毛。

      母亲做的很慢,每一针都很仔细,如同当年订档案,常常一双拖鞋要做上二、三天。即使这样,一年下来也有一百多双。于是,家里客厅里又多出了两只大纸箱。

      姐姐曾对母亲做拖鞋有过唠叨,但被父亲厉声制止了。父亲说母亲做鞋是一种寄托,也是健身活动,大家应该支持才对。

      在母亲生命的最后几年,每当我们兄妹几家回父母家过春节时,她都执意地给每人送一双拖鞋,大人小孩都有。哥姐和嫂子姐夫碍于情面,只得收下带走,但没有谁穿用,他们嫌母亲做的拖鞋土气,又是用旧布料做的,配不上自家刚装修后的地板。带回家的拖鞋要么送人,要么当废品处理了。我觉得那是母亲的一片心意,便一直保存起来。

      2005年初夏,母亲毫无征兆地突发脑溢血送医院抢救,而后成了植物人,颈部以下没有任何神经反应。父亲急火攻心,突发心梗去世。安葬完父亲后,医院宣布母亲已没有任何治疗价值,停止了救治,此时母亲只能靠鼻饲和氧气维持生命。哥姐们认为继续延长母亲的生命没有意义,还花费不少时间与钱财,而我坚决不同意拔掉鼻饲管和氧气管,因为有母亲在,我就是有娘的人,能每天在床前喊声妈,再辛苦也值!所以母亲生命的最后半年多是我陪伴度过的。   

      清理母亲遗物时,大伙发现她的那只皮箱里装满了她做的拖鞋,他们把拖鞋装进垃圾袋准备扔掉,我拦下他们,把拖鞋带回了自己家。

      父母去世后,我们兄妹仨极少同时见面,只是每年清明节时在父母坟前“偶遇”,平时连互相打个招呼都没有。

      母亲去世时是隆冬腊月。每到她的忌日,我都会独自到父母坟前呆上一会儿,烧上几叠纸钱。前年母亲忌日时正值雪后气温骤降,天气异常寒冷。我从坟地回到家中,换上平日穿用的塑料拖鞋后,脚底下感到的是僵硬和冰凉。望着这双工业流水线生产的精致产品,我突然想起了母亲做的布拖鞋。

        我翻找出母亲做的一双拖鞋,双脚穿进去的那一刻,感觉到的是柔软,走动片刻后,一种温暖弥漫了我的双脚。那感觉让我突然忆起儿时一次在外贪玩,被大雨淋透发高烧,手脚冰凉,母亲用双手捂住我的两只小脚时的感觉!那种温暖和柔软曾让我记忆了很多年。此刻双脚在母亲做的拖鞋里,我又一次真切地感觉到这样的温暖和柔软,那是血脉传递过来的温暖和柔软。

        从那以后,我一直穿母亲做的拖鞋。我发现,母亲做的拖鞋穿用一段时间后,鞋形会随着两脚的用力而改变,会更适脚,更舒适。由于用料没有化纤成分,与家里机加工地板不产生静电,对脚也有较好的养护作用。然而,让我感受最真切的,是每天下班回家穿上母亲做的拖鞋,除了双脚感觉到的温暖和柔软,还有心里的宁静和踏实。

       去年清明节前的一个周日,我把家中保存的几十双母亲做的拖鞋拿出来,准备整理一下收藏在床柜里。当我在地板上摆弄这些拖鞋时,我突然有了发现:母亲做的这几十双拖鞋是专为我和哥姐做的!

       这些拖鞋只有三个尺寸,最大的肯定是给哥哥那双穿46号码鞋的大脚做的,中号的双双适合我的脚,最小尺寸的拖鞋面料都是浅色,那无疑是给姐姐做的……

      此刻,我的双手有些颤抖,心跳加速,眼睛也不禁湿润起来。

      我当即给哥姐打电话,口气不容置疑地对他们说,下周清明我们仨务必一起去给父母上坟。

      那天在父母的墓前,我们兄妹三人首次在母亲去世后相聚在一起。祭奠完父母,我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两双拖鞋递给哥姐,并把我的发现和感受讲给哥姐。哥姐接过拖鞋,默默地在手中反复端详着,回返的路上一直低头无语,面色沉郁。

       转眼间大半年过去了,又到了母亲的忌日。那天是周六,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我独自一人赶往坟地给母亲烧纸钱。当我从公路拐进父母坟地前那条山洼小路时,我发现路面上的积雪已被人刚刚踏过,我走近坟地,见哥姐两家人已先于我来到坟地,正等待着我的到来……

       从坟地回返的半路上,我提议大家下车,一起在路边的饭馆吃顿饭,喝点酒暖暖身子,哥姐默然地听从了我的安排,毕竟快十年我们兄妹们没在一起吃饭了。那顿饭我和哥姐两家吃得很慢,虽然席间彼此话语不多,但气氛融洽,也很温馨,我还破天荒地跟嫂子和姐夫喝了不少酒。

       散席分别时,一直低头话少的哥姐几乎同时抬起头,眼流着泪、双唇嚅嗫、恳求着对我说:“小弟,你能不能……把咱妈给我做的拖鞋……再送给我?”

       那一刻,我的眼泪也霎时夺眶而出。 

 

                                                     (写于2015年感恩节午夜)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